河南许昌柴长安涉黑组织的“生意经”

以园林生意起家,依托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涉及多项罪名,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另有团伙51人被判刑

华安公司的法务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当地政府垫付了一千多万,其他工程款,柴长安是以向施工方放高利贷的形式付的。

多名涉案人员称,要说事了,柴长安就会发短信说“过来”,他们都知道要去园林,逢年过节,他们带礼物到园林四合院找柴长安。2018年3月,在得知柴长安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手下两人还从中道临园林内转移出250发弹形物品。经鉴定,该250发弹形物品为小口径步枪弹。

郑新俭介绍,最高检日前发布的杨卫国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王鹏等人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博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余蒂妮等人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案,就是要求检察机关履行好指控与证明犯罪的主导责任,更加准确地把握金融法律政策界限,实现惩治金融犯罪与保护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有机统一。这对于检察机关在疫情防控期间更好地发挥职能作用,有效保障各项金融支持政策落实到位、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柴长安开发的东方威尼斯小区。

最高检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指出,证券期货犯罪案件总的数量不多,但涉案金额大、影响广泛,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健康环境,侵害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其中最为知名的一座名为中道临。一位去过该园林的人回忆,园内有一栋四合院,还有人工湖、亭阁、观音像。柴长安在园林里的办公室装潢豪华,全套红木家具,陈设着古董花瓶、象牙、犀牛角等物品。

2010年12月,柴长安成立了河南东升兴隆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东升置业),开始涉足房地产,并在鄢陵新区开发了东方威尼斯小区。

放高利贷抵工程款 用月饼抵账

从三轮车夫到园林大户

2020年4月28日,许昌中院对柴长安涉黑组织52人一审公开宣判。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被告人柴长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并依托其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严重破坏当地的政治、经济、社会秩序。

之后几年,柴长安在许昌、平顶山等地接绿化项目,渐渐攒了些钱。2008年,柴长安注册成立了河南兴隆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花卉、苗木种植、销售、绿化工程设计施工,并逐渐拥有四座园林。

柴长安的家人也说不清他是如何发家的,只知道早年间,不少人靠种树卖苗发了家,2000年前后,柴长安也入了行。曾帮柴长安收树苗的张建国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他的印象中,柴长安说话爱带脏字,拖欠工钱,干了几次后,他嫌这个人人品“孬”,就不再为他收树了。

朱漆仿古大门,门口立着白象石雕,门上挂着牌匾“中道临”。提及柴长安,一名路人都可以指出他园林的位置。

2018年9月,据当地媒体报道,许昌警方打掉一个以柴长安为首的涉黑组织,涉案成员66人,涉案资产达6.3亿元。

涉及多起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罪名,都发生在中道临园林的四合院内。

被告人柴长安被判处无期徒刑,所涉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骗取贷款罪、妨害公务罪等,其余51名被告人被判处22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目前柴长安及部分被告人已提起上诉。

上述事实以强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被法院认定。

另一家施工方河南中州万基城市建设有限公司(简称中州万基)也有同样的遭遇。2015年5月21日,央视以“高楼背后的秘密”为题,报道了600多名农民工被拖欠1300万元工资。在采访中,中州万基项目负责人黄守忠表示,之所以拖欠工资,是因为开发商东升置业没有支付工程款和材料款。

柴长安在鄢陵县的园林仿古大门。

2013年10月,在乌鲁木齐飞往郑州的航班上,柴长安不按要求坐座位,航班空中安全员劝阻时,遭到柴长安和手下员工的辱骂殴打,导致安全员骶骨骨折,临时停飞。

全国人大常委会新修订的证券法于2020年3月1日正式实施,标志着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新修订的证券法对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要求,完善了有关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法律禁止性规定。

动辄出手打人 带人围堵国土资源局

柴长安老家彭店镇柴庄一位村民介绍,柴长安兄妹6人,他是老三,年少时家里很穷。为了讨生活,上世纪90年代柴长安曾在乡里开三轮车拉客赚钱,之后又卖包、卖鞋,走村串户卖水果,“是个能吃苦的人。”

2014年1月,因为继续被拖欠工程款,宋正建用手机向许昌市政府官员发举报短信,信息发出后不久,他被柴长安手下员工叫到售楼部,“他进到售楼部里就开始指着我骂,说我胡乱给领导发信息,然后逼着我让我给领导发信息说,工程款已经全部结清。”宋正建说。

河南许昌鄢陵是个有着“花木之都”美誉的小县城,柴长安以园林生意起家,十几年间开了20多家公司,身家数亿,被当地人熟知。

新京报记者梳理判决书显示,从2010年到2018年,柴长安及其手下成员涉及17起寻衅滋事案,每一起都有人被打。

最终的解决办法是,柴长安提出放高利贷给他,以高利贷抵工程款。不得已,黄守忠接受了这一方式。“对方本应付我600万工程款,名义上是他贷给我600万,利息是30万,这样他只给570万元。”

据最高检统计,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案件10384件23060人,同比分别上升40.5%和50.7%;起诉集资诈骗犯罪案件1794件2987人,同比分别上升50.13%和52.24%。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此事,柴长安还曾以300斤月饼、318箱白酒、45件化妆品抵扣工程款近70万元。

甚至连乡镇干部都未能幸免。2016年8月,鄢陵县陈化店镇政府召开会议期间,柴长安闯进会场,对镇政府办公室主任辱骂、殴打,造成恶劣影响。

2015年,当地企业拉横幅反映柴长安问题。受访者供图

一名水泥供应商回忆,自己为柴长安运送水泥,柴长安指使手下人提出,用白酒抵账,“市场价270元一箱的白酒,抵债2000元。”这名供应商说,自己在售楼部耗了一天也只能同意,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近20人,被抵债的款项超过50万元。

小区在2013年动工,但一年后就被媒体曝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2014年12月6日,施工方河南华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安公司)的农民工前往威尼斯售楼部讨薪。判决书显示,当晚柴长安领着四五十个带着钢管的人,还牵着两条藏獒,连打带威胁把农民工赶出工地,还扣留了施工方价值五百多万元的建筑材料。

4月28日,许昌中院对柴长安涉黑组织52人一审公开宣判。河南高院官方微博截图

多名受访者表示,柴长安在鄢陵暴得大名,源于2010年7月率众围堵鄢陵县陵南客运站。当时,柴长安朋友的小孩在客运站内被撞身亡,尽管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柴长安当天仍带着数十人把客运站两个门锁上,打砸调度室,围堵了三天,导致客运站无法正常运营。最终,客运站赔偿柴长安的朋友69万元了事。

今年56岁的柴长安,个头一米七多,平时戴着眼镜。尽管只有初中文化,但跟他有过交集的人都觉得,乍一看还有些“斯文”。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2年底,东方威尼斯小区承建商宋正建多次找柴长安要工程款,最终柴长安让他签一个抵账协议,“说是把他的奥迪车抵我的18万工程款,如果不这样,他就不支付以后的工程款。”经鉴定,这辆奥迪车价值8万余元。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3月,为催收高利贷,在中道临园林内,柴长安及手下采用恐吓、威胁、殴打、拘禁等手段,强迫一名老板转让皮具公司。

除了有钱,大多数当地人还会想到他的“暴脾气”。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柴长安曾因率众冲击国土资源局、法庭辱骂法官、在镇党委书记办公室打骂乡镇干部、辱骂追打交警而闻名当地。

一名参与殴打女业主的手下员工供述,被带到派出所后,柴长安待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了,这让手下人觉得,跟着柴长安打人也没事。

宋正建说,因为拒绝发短信,他当天被扣留在酒店一晚上。

中州万基的法务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此事。他透露,到了工程验收时,东升置业也把施工人员赶出了工地,扣押了设备和钢筋材料,“大门一锁,四五只藏獒在门口,谁也不敢进去。”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以来,柴长安先后纠集赵根坡等社会闲散人员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柴长安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12年以来,柴长安又先后笼络包括自己亲弟弟在内的多人加入该组织,以成立的公司为平台,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滋扰等手段为实际控制的企业攫取非法利益,支持该犯罪组织的非法活动。

虽然看起来斯文,但多名跟柴长安有过来往的受访者都认为,柴长安脾气火暴,动辄出手打人。

柴长安在鄢陵县因修建高铁荒废的马场。

不只是以放高利贷的形式抵工程款,柴长安甚至用白酒、月饼、化妆品来抵账。

2017年12月,在自己开发的东方威尼斯小区门口,因为停车纠纷,柴长安当场殴打一名女业主,在民警到达现场处置期间,柴长安继续对女业主实施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