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筹谋近十年,广东省最大城商行终要冲关A股。近日,证监会披露了广州银行A股招股书,过去数年间,掣肘于股权过于集中,广州银行上市之路步履蹒跚,而今股权结构调整后闯关A股,还面临着资产质量下行、连续三年现金流为负等多重牵绊,如何在对手林立的竞争环境下成功冲关,颇为市场关注。

根据广州银行2019年年报,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3.79亿元,同比增长22.35%;净利润43.24亿元,同比增长14.73%。从业务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是广州银行盈利的主要来源,去年实现利息净收入104.4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8.06%。

李加仕介绍说,如今,在海脐村有300多户做海鲜电商,一个电商至少需要10个左右的劳动力为其做打包、贴单、装车发货等相关工作,300多个电商就是带动3000多人就业,这还不包括为电商配套的包装、物流、印刷等相关行业。“全行业算起来,大概有六七千人,以至于顺风、韵达等物流企业,纷纷在海头镇设点。”李加仕说,去年,海脐村电商销售额达20亿元,今年3月份,海脐电商在全国率先复工,到目前,销售已突破14个亿。

刘澄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为了提高资产质量,银行一定不要盲目扩张,要聚焦主业,选好自身主导区域,另外还要加快转型,根据经济环境的变化及时调整自身业务重点、业务发展方向,以及对银行组织架构、发展模式、指导思想、经营战略进行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要求。

海脐村“彩云海鲜”直播间。于从文 摄

行走在海脐,一处处电商彩篷,一辆辆运载快递的货车,一个个手持手机做直播的渔民,无不给人以新鲜之感,在互联网上“赶海”的小渔村正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完)

海脐是地道的渔业村,3.2平方公里1000户4100多人口,全村有300条大渔船300个家庭从事海洋渔业捕捞,还有的人家也是从事水产养殖、绳网加工、船舶制造维修、海鲜贩运等渔业相关产业,祖祖辈辈靠海吃饭,虽然年份有丰有歉,挣钱有多有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需要改变的,生活辛苦而平淡。

不过,进入2019年,广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再度承压,多渠道补充资本成为该行“当务之急”。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42%、10.14%、10.14%,较上年末分别下滑0.96、1.1、1.1个百分点。在2019年年报中,广州银行提及要把上市“1号工程”放在全行战略的更加突出位置,这也意在解决该行开拓新市场、新业务过程中面临的资本金需求。

脐心河是海脐村中心河,河水清澈,岸边绿树成荫,两岸是整齐排列的两层农家小楼房,有不少人家院前屋后都有一个帆布彩篷。李加仕说:“我们海脐村,家家户户天天办喜事啊。”见记者不解,李加仕又说:“那些都是海脐电商人家,因为要打包出货,家里地方小,就在屋外搭起了临时彩篷。”

然而按照相关上市要求,商业银行实现上市原则上单一法人持股比例不得高于30%。“股权过分集中容易产生大股东对银行的干预问题,造成银行治理结构失衡,大股东可能会利用股东优势影响控制银行发展甚至获取非法的利益,不利于银行稳健经营,监管从稳定金融股市的角度,要避免这一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如是说。

海脐村在赣榆区海头镇,这里是出门就见海的地方。“海脐的脐是肚脐的脐,我们这个地方是大海的肚脐,是最幸运的地方。我查阅过,在全国,我们是唯一用脐作为地名的地方。”说到村名,海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李加仕很自豪。

电商的快速发展无疑给这个海边渔村带来巨大的聚集效应,这两年有不少外地人专门到海脐做海鲜电商,电商进入激烈竞争的局面,策划越来越好,花样不断翻新。“生意明显感到不如以前。”作海脐第一批玩电商的,匡立想深有体会,“这是一个不断玩新鲜的行业,你没有新的玩法,就会被淘汰。”

在脐心河旁的一处小游园,一台挖掘机和三三两两的工人在工作。“这是海脐村的脐心文化园,正在组织翻建。”李加仕说,这些年,海脐的渔民富了,但素养层次普遍不高,有些暴发户有了钱“撑”不住,文化建设显得更为迫切重要,村里在推进海脐村“脐心全力,建德立业”文化建设。将建设“一河两街两园一中心”,“一河”是脐心河,“两街”就是脐心河两岸的两条街,河东是党建一条街,河西是门(家)风一条街,“两园”是指电商产业园和脐心文化园,“一中心”是便民服务中心,村里还将以渔村、电商为元素,发展海边渔村旅游,把乡音留下,把乡物留下,把乡风留下,建设具有渔村特色的海脐新农村。

伴随着股权结构调整,广州银行上市“补血”也提上日程。2018年10月,广州银行向广东证监局递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申请,今年6月,该行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并获证监会接收。

今年31岁的匡立想是海脐村最早在网上卖海鲜的渔民,他家就住在脐心河西岸。上午11点多,我们来到他家采访。院前的彩篷内,一个长条桌上堆满了快速包裹,四五个工人正在包装、贴单,篷外停着一辆大货车,工人正往车上装货。二层小楼房的一楼客厅,墙上“彩云海鲜——梦想从这里起航”的标识十分醒目,两张乳白色的带文件柜的办公桌拼成工作台,中间两块茶色玻璃隔开,靠墙一侧摆放着“电商之星”“电商发展突出贡献奖”的奖牌证书。“彩云海鲜”主播匡立想刚起床,从楼上下来,“晚上6点开始上网直播,要开到夜里1点多,直播结束还要整理订单,有时还要打包准备第二天发货,三四点休息是正常情况。”匡立想说,现在他的“彩云海鲜”在快手直播间有280万粉丝,在抖音上也有40万粉丝,最多的时候,两个小时网上直播卖海鲜赚了70万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中小银行更多地参与到实体经济服务中,因客户结构问题,客户中风险相对较大的比例显著高于大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累积较多。若中小银行不在业务模式、风控策略等方面进行调整,不良贷款很可能在长期再次积累。

海脐村脐心河一景。于从文 摄

超两成公司贷款流向房地产

另外,广州银行资产质量也存在考验。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5.18亿元,比上年增加14.56亿元,截至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19%,较上年末上升0.33个百分点。广州银行指出,虽然该行通过核销的方式压降存量的不良贷款,但随着该行贷款规模增长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加,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总额均有所上升。

一位国有大行投资人士指出,由于受区域的影响,地方银行可贷资金的领域并不多,房地产贷款项目因为有优质项目作为抵押,属于信贷里面的优质资产,所以不少银行在房地产投放量很大,但也承受着相应的风险,一旦房地产企业资金紧张,银行受到的影响也较大。所以,银行要提高风险分析能力,关注政策动向,适度调整房地产行业的信贷政策,降低行业集中度水平。

匡立想的看法代表了大数海脐电商的想法。如何保持电商的良性有序发展,也是海脐村正在做的工作。李加仕介绍说,为了解决电商文化层次低、发展遇瓶颈等问题,村里在谋划建设海脐电商产业园,规划已经做出,将建设一座综合大楼,一楼做产品展示中心,二楼做视频制作中心,三楼做培训中心,为电商充电加油,不再落伍,四楼做运营中心,外聘专业团队策划运营,为电商打造品牌,同时,把电商相关配套产业全部进园,形成整体合力,打造全国示范的电商海鲜第一村。“到时候,全村的电商再不用在家门口搭彩篷了,运营、配套全在产业园里。”

于中小银行而言,疫情影响之下,资产质量可能会进一步承压。广州银行坦言,疫情期间,该行公司贷款业务受较大影响的投向行业主要包括餐饮业、文化旅游业、批发和零售业、物流运输业和房地产租赁行业等,上述行业的部分客户生产经营和还款能力可能受到严重影响。此外,疫情对宏观经济带来下行压力,导致个人失业率上升、收入来源被切断,影响该行个人贷款、信用卡等客户还款能力。上述因素可能导致该行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增加,进而影响该行信贷和投资的资产质量及收益水平,并对该行业务发展、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回顾广州银行的上市之路,可谓步履蹒跚。早在2009年9月完成重组后,该行就曾提出三年上市的口号,但始终未有实质性进展。此前市场多认为,股权过于集中是广州银行上市的一大阻碍。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市国资企业广州金控一度实际持有该行超过92%的股权。

7月3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广州银行A股招股说明书,该行计划登陆深交所,本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含25%)。

“这样好。”匡立想听到这一消息很兴奋,“我们就期盼着进产业园发展,大家抱成团,把海脐海鲜电商越做越好。”

工人们在“电商彩篷里”做快递打包。于从文 摄

海脐村电商产业园规划效果图。截图

“彩云海鲜”主播匡立想在直播。于从文 摄

一个极为传统的小渔村,遇上互联网电商大潮,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记者在江苏连云港赣榆的海脐村找到了答案。

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目前排队A股IPO的银行已达19家,但今年至今未能有一家登陆A股,于广州银行而言,竞争对手林立,要想突围而出在短期内成功上市,如何应对当下面临的重重考验成为关键。

虽然近年来房地产市场持续调控,但房地产贷款仍稳居该行对公贷款第一大户。根据招股书,2017-2019年,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公司贷款和垫款余额分别为245.03亿元、316.99亿元和350.5亿元,占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46%、13.22%和11.9%,占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2.88%、25.61%和25.61%,在各行业中仍居于首位。

渔民住宅外搭建起的“电商彩篷”。于从文 摄

为了将大股东所持股权稀释,广州银行在近年间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使得股权结构不断优化。根据招股书,目前广州金控直接和间接持有广州银行42.3%的股份,为该行控股股东,该行实际控制人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针对上市事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广州银行,但未获得回复。

传统小渔村遇上互联网电商大潮迸发出耀眼的火花,从星星点点开始,到遍地开花“燎原”,做快手玩电商在海脐村成为新潮流,手机电脑成了新“渔具”。李加仕说,海脐村电商发展大概分三批,第一批是玩出来的,第二批是拼出来的,第三批是人人做快手,男女老少玩电商,现在,18—40岁是主流,90后已经成为现在的主力军,销售的海鲜也从卖本地到外地的,从“买船舶卖船舶”,到“买世界卖世界”,海脐也成为海鲜的集散地,电商富了一村渔民,2019年,海脐村村民人均收入39000元,村集体通过滩涂、养殖鱼塘、土地承包等,年均收入200万元。

海脐村脐心文化园里的健身器材。于从文 摄

资料显示,广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资产规模达到5612.31亿元,是广东省资产规模最大的城商行。

近年来,随着信贷业务及资金业务的发展,广州银行存在一定的资本补充需求。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在对广州银行跟踪评级时指出,该行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政府注资及自身利润留存,成立至今该行多次获得政府注资。2018年以来,该行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资本实力进一步增强,资本充足率有所回升。

变化发生在2016年。出海捕鱼的年轻渔民,在渔船上闲来把拍到的海上风光、捕鱼瞬间的视频放到快手、抖音平台上,不想,引来不少围观,其中不乏有网友在线询问“这叫什么鱼呀?”“这鱼怎么卖呀?”“给我包邮呀?”,这启发了渔民:可以把捕来的鱼在网上卖啊。敢于尝鲜的渔民真的把捕来的海鲜拿到网上卖,一单,两单,三单……网上卖海鲜,在海脐村,你学我,他学你,由此铺开。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银行在过去三年间现金流为流出状态。2017-2019年,广州银行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76.85亿元、-617.38亿元和-189.06亿元。“银行三年现金流为负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反映了支出长期大于收入,说明银行存款类资金收入来源业务扩展缓慢,包括投资等支出金额过于庞大,不利于银行未来稳健经营,需要加以改进。”刘澄表示。

陶金进一步指出,中小银行在出清不良资产包袱的同时,更应该调整业务模式、加强风控管理,对于不良贷款累积较多的,需要重新评估资产质量,收缩高风险贷款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