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上海2月20日电 (记者 陈静)经过17天精心治疗,7个月大的新冠肺炎患儿齐齐(化名)20日痊愈出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方面表示,齐齐连续2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阴性,已达到出院标准。

齐齐是上海年龄最小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亲戚从武汉来沪探亲,与齐齐一家同住,随后三位家人陆续出现症状,并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2月初,齐齐出现咳嗽、流清涕,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被确诊罹患新冠肺炎,并接受隔离观察和治疗。

小草发出嫩芽,树木长出新叶,上班路上已是一片春意盎然。2月23日,山东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主管护师刘洁慢慢适应了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区医院的生活,内心也平静许多。

一位70多岁的男性患者嘴里有“气管插管”,鼻子里有“胃管”,尿道还插着“尿管”,十分痛苦,因本能想把“管子”拔掉。

“只要有我们在,就不会让他们放弃,他们的坚持也是我们坚持下去的理由。我们是夜空中的点点星光,为他们点燃希望。在黎明破晓前,这片阵地由我们来坚守,生命由我们来守护!”在武汉人民医院东院区,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护师刘一鸣切身感受到,病房从“杂乱无章”到“井然有序”,患者从“郁郁寡欢”到“信心满满”,胜利的曙光越发明亮。

夏爱梅说,齐齐特别乖巧、爱笑,医护人员也和她培养出了深厚的感情。齐齐住院期间,妈妈在视频中看到宝宝,感激地说:“你们都把她喂胖了”。

该院感染科主任曾玫介绍,齐齐呼吸道症状比较轻,医生仅给她用止咳药物对症治疗。孩子呼吸道感染症状很快就消失了,精神胃口都很好。

图为,山东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主管护师刘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从“鼻导管吸氧”到“高流量吸氧”再到“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刘一鸣为老人进行口腔护理、擦浴、翻身吸痰、监测仪器和生命体征……从始至终都陪在他身边。“在我心里,他既是我的病人,也是我的家人;既是我的牵挂,也是我的希望。”2月24日,刘一鸣在手记上写下。

齐齐乖巧、爱笑。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供图 

据悉,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至今收治了10例确诊患儿,在医护人员精心照护下,无一例发生病情恶化,已经有6例痊愈出院。(完)

有一次,老人醒后不停挣扎,对抗呼吸机,心跳呼吸变快,生命体征一下子波动起来。刘一鸣马上握紧老人的手,凑到老人耳边:“爷爷,别害怕。身上这些管子都是给你保命的。我们怕你睡着了不小心拽掉,所以给你绑着手。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放心,我一直在这!”老人听后慢慢平静下来,紧紧地握住刘一鸣的手。呼吸机和监护仪上的各项指标稳定下来,刘一鸣长舒一口气。

医护人员成了齐齐的“临时妈妈”,精心照顾孩子。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供图 

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护师刘一鸣与同事互相鼓劲加油。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当日,刘洁在一短视频APP上看到,一位出院的湖北小伙子用哽咽的声音说:那些说星星很亮的人,你是没有看到过医生和护士的眼睛。一瞬间,刘洁泪流满面:“这是我听到的对医护人员最好的赞美,我们眼睛里的希望就是他们黑暗里的星光!我要用更坚定的心念,更热情的态度,更温暖的话语去鼓励他们,给予他们战胜病魔的力量!”(完)

病房陆续有病人出院,准备出院的病人小跑着去消毒随身物品,脸上洋溢着笑容;队友们齐心协力找到了使护目镜不起雾的方法,护目镜带来的头痛、不适开始缓解,穿上防护服不似以前憋闷……刘洁和队员们的心情如武汉的天气一样,一天比一天晴朗。

因平时的重症护理工作就需要面对各种难题,在遇到“医疗物品不全”“护目镜模糊不清”“穿防护服汗流浃背”“口罩带来面部压痕、疼痛”等问题时,刘一鸣很快适应与克服掉,将更多精力放在病患身上。

病房陆续有病人出院,准备出院的病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山东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主管护师刘洁和队员们的心情也如武汉的天气一样,一天比一天晴朗。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齐齐被收治入院后,不得不和家人分离,所有的医护人员成了她的“临时妈妈”。护士长夏爱梅表示,医生和护士24小时不间断陪护。儿科医院传染科的每一位医护人员照顾过齐齐。夏爱梅透露,第一晚,齐齐因对环境不熟悉而不停地哭闹,当晚值班护士张洁整夜将齐齐抱在怀里,孩子在她怀里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