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出行港股IPO!长期主义决定的命运分野

长期主义不仅要坚持你想做的事情,而且不能中断你在做的事情,还要持续地不被诱惑。一旦中断,前功尽弃。只有长期主义者,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罗振宇

出乎所有人意料,在9月1日刚过完自己6岁生日的嘀嗒出行,于10月8日,竟先于出行领域的所有平台向港交所率先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为此,“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有望花落嘀嗒。

根据「子弹财经」的考证,为了排除以营利为目的的黑车司机加入嘀嗒,嘀嗒顺风车设置了一套定价体系,让顺风车在定价上既能让私家车主有意愿参与合乘,又要将非法运营车辆排除在外。嘀嗒顺风车的定价目前采用的是跟公里数有关的一口价,没有长途费、夜间费和拥堵费这些与运营相关的附加费用。

因此,一句话讲清楚就是,嘀嗒更清醒地认识到出行市场是强监管下的市场,而不是强市场中的监管,因此,运营活动的开展必须是在降低系统性安全风险的框架内去进行,而不是自己野蛮运营然后试着让监管去适应平台的发展。

在歌曲发布后不久,#甘肃有个大夫叫霞霞#话题就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截止9月14日,该话题阅读量更是超1.6亿,讨论量达5.8万。这首歌之所以能够引发如此高的热度,不仅反映了民族音乐的无限魅力,更是因为这首歌背后的感人故事。

嘀嗒,并不是滴滴的镜像

但是嘀嗒一开始就诚心正意做真顺风车,除了前面所说的更符合共享出行精神、对城市交通更为友好,且对消费者更为廉价实用之外,「子弹财经」认为有两个原因。

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认知。

正如歌曲中唱到的那样,“没事就在快手上发视频”的张荣霞平时会通过自己的快手账号“圈圈8476”(快手ID:1337388975),用短视频的形式记录下日常的生活和工作,而在歌曲走红后,她的快手粉丝数也在不断增长,更有老铁在留言时亲切地喊她姑姑。同时,对于自己的走红以及网友所表达的敬意,张荣霞也在快手发布感谢短视频,并表示自己不是英雄,只是做了本职工作而已。

因此,在强监管的市场中,如果一个平台没有过人之处,都是跟别人用同样的手法运营,那出了恶性事件后,就不会是滴滴跌倒,嘀嗒吃饱了,而是滴滴跌倒,嘀嗒也必然跟着倒了。

至今有很多人认为,嘀嗒在顺风车领域的领跑位置,源自于抢占了行业巨头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因安全问题而长期停运的时间窗口。

举例来说,顺风车业务起步初期,响应者还不多,使得有些平台采取一味降低门槛的方式增加运力,而嘀嗒出行则始终坚持严格的前置审核,其顺风车车主与出租车司机注册审核的通过率很低,按照嘀嗒出行目前注册车辆和认证车辆2:1的比例关系来看,其审核之严可见一斑。

这已经稳稳是行业赛道第二大的量级,在由出租车、网约车及顺风车三者构成的中国四轮出行市场中,比之行业最大巨头而言,嘀嗒专注顺风车和出租车,同时在这两个赛道的运营也更加精细、更早地达到盈亏平衡,根据招股书,2019年,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占率66.5%,出租车网约市场排名第二,同时也是数字化扬召业务的开拓者及领先出行平台。

据了解,整体水平相当于同一城市专业运营车辆定价的50%。这样的定价对于车主而言能抵消包括油价、过路费以及部分停车费在内的基本出行成本,若计入人工成本、摊销折旧,绝无营利可能。

所以,这个过人之处就是能够坚持、隐忍和克制,如果对行业了解的更深入,你会发现,其实嘀嗒比滴滴进入顺风车赛道更早,而且即便滴滴内部人士,也承认嘀嗒在顺风车业务上“有章有法,不贪功冒进,绝少犯错”。

之所以出乎意料,是因为这是一家很低调的企业,“低调”到让人们觉得它“存在感弱”。

在歌曲中多次被提到的“霞霞”是张尕怂的姑姑张荣霞,她也被邀请出现在《环球综艺秀》的舞台上。作为甘肃援鄂的医护人员之一,张荣霞在今年年初疫情发生后便和同事一起迅速驰援武汉,在抗疫一线忙碌了40多个日夜后,她圆满完成任务回到甘肃。张尕怂由姑姑的这段经历有感而发,创作出了这首《甘肃有个大夫叫霞霞》,并借由此歌曲以小见大,致敬所有的援鄂医护人员,用音乐表达情意。

此次《甘肃有个大夫叫霞霞》从快手首发到火遍全网,再到如今唱响央视舞台,这一快手用户从小屏成功走进大屏的现象并非个例,众多音乐人、民间艺人、非遗文化传承人等都曾依托快手平台迅速收获人气以及专业人士的关注,从而登上央视、各省市电视台的屏幕。

客观来讲,由于合规问题的复杂性和属地管理原则,网约车的合规难度非常大,也导致这个行业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间。恶性事件发生之后,交通运输部官员指出,部分平台以顺风车之名而行非法运营之实,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问题。

网约车中的快车、专车,严格说来并不是共享经济的产物,而是传统出租车的网络化,以网约车之名,行电召车之实。这并不是说快车不好,而是说快车的模式没有在本质上解决中国交通之困。

这种矛盾天然无解,也是为什么专快车至今难言营收平衡的原因。而这个问题正好使得嘀嗒等企业开始注重顺风车的巨大潜力。

那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在于专快车模式,从本质上还是一种刚性运力,缺乏弹性。刚性运力的最大问题在于,其波峰波谷的需求量相差过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为了满足波峰需求(一早一晚一夜),则必然需要添置更多刚性运力,但这些运力在波谷(非早晚高峰、周末)则必然出现极大浪费。

相反,很多企业选择了走捷径、抄近路,客观上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实际上给行业埋下了很多雷。

「子弹财经」这么说,是有数据依据的。

但2018年行业的突发变故,让嘀嗒的发展提速了。人们把这次行业变故带来的结果戏称为“滴滴跌倒,嘀嗒吃饱”或者是“嘀嗒捡漏滴滴”,这样的说法看上去不无道理,但一旦你对出行的理解能够更透彻一些的话,就会发现这种看法也确实只能是戏言。

而顺风车市场恰恰就上演了一幕由于平台对市场和监管关系认识不一而造成的命运分野。

更难地选择产生了更强的护城河,再对应更好的经济模型,这是嘀嗒六年起飞的关键要素。

难度更大,为什么嘀嗒仍然选择这条更难的路呢?「子弹财经」认为,这是一种长期主义的做法。

第一个原因,是由于嘀嗒出行具有“长期主义”的精神,因此,它不愿意走捷径,反而把解决最困难的问题——合规与安全,视为建立核心竞争力和护城河的最佳路径,以打硬仗干苦活的精神,从长期角度致力于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也就是不畏惧困难,不回避困难,把解决困难看做建立差异化的机会点。

发言人强调,“一国两制”这项开创性事业和治国理政重大课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前进,但原则和方向绝不能出现偏差。我们坚信,只有继续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走样、不变形,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才有保障,香港的未来才会更加美好。(完)

第二个原因,则是共享出行的经济模型远远优于刚性运力投入。由于共享出行是真正的轻模式,无需自己购买车辆和雇佣司机,成本更低也更有效率。这是有历史明证的——滴滴出行的顺风车业务当年是滴滴唯二盈利(另一个是代驾)的业务,而至2020年9月,嘀嗒出行已经实现连续15个月盈利。

然而,嘀嗒出行低调不假,但它的业务存在感却不弱。截至到2020年6月30日,嘀嗒出行注册用户数超1.8亿,顺风车注册车主超1800万,认证车主超过980万,认证出租车司机73.5万;在366个城市开展运营顺风车业务,在86个城市开展出租车业务。

原因是,不同于其他市场,出行市场是强监管下的市场,而不是强市场上的监管,前者以监管为本,在监管的基础上,开展市场活动,后者以市场为基础,在市场活动的基础上实施监管。前者强调要把系统性安全风险降到最低,后者为了发展,甚至可以野蛮运营。

更为关键的是,快车、专车是一种比较糟糕的经济模型,并不因为增添了互联网而掩饰其落后生产力的本质。

所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从大格局上,嘀嗒今天的成绩,是共享经济大发展、蛋糕做大的结果;从微观上来讲,是嘀嗒谨慎持重、注重精细化运营,极少“踩雷”,因而得到了一个相对来说一帆风顺的发展结果。

此后,这首歌从快手火遍全网,创造了惊人的破圈效应,获得新华社、半月谈、人民文娱、头条新闻、新浪视频、凤凰周刊等权威媒体,广东共青团、深圳卫健委等官方组织、机构,歌手老狼和郁可唯、乐评人邓柯、演员大鹏、学者于建嵘、法学教授何兵等各个领域的知名人士,以及医生社区丁香园等医护平台的主动转发点赞和一致好评,大量网友纷纷留言表示“好听”“听完忍不住湿了眼眶”。

这就使得嘀嗒的运营过程中,留下了一支更纯粹、更符合要求、真·共享出行的车主队伍,大大降低了安全风险,这是嘀嗒出行一路发展越来越顺利的保证。

「子弹财经」认为,伪·顺风车所反衬出来的最大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不合规带来的安全隐患,更重要的是一味发展快车对解决中国的交通出行问题于事无补。

所以,这是一个低调的巨头。然而,也正是由于其低调,有不少萦绕于其间的问题,公众亦颇多误读。本文曾尝试从“长期主义”的角度出发,做一研究并呈现一些问题的真相。

发言人表示,从基本法起草过程看,“行政主导”这一原则从一开始就已确立。在30多年前起草基本法时,中央明确提出,要借鉴香港原有行之有效的制度,更好地维护香港社会稳定和整体利益,这其中就包括港英时期“行政主导”的管治模式。邓小平同志1987年在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强调香港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不适宜搞“三权分立”,这一指导思想已体现在基本法有关规定中。实行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政治体制,是确保“一国两制”全面准确贯彻实施的重要制度安排。

那么,嘀嗒做顺风车的心法是什么呢?

按照近期公安部的数据而论,全国私人轿车数1.37亿辆,如每天上路一次产生行程近1.4亿次,而仅需要其中10%的行程参与共享出行,顺风车市场的日订单量就能达到1400万。所以说,顺风车市场空间足够大,可以容得下多家平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的共荣共生。

在疫情期间,快手为大众提供了记录生活的平台,镌刻记录下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同时,快手为内容创造者提供了向上发展的快速通道,使其作品能够被看到、被喜爱。快手平台对于用户和社会的赋能价值获得央视等权威媒体的关注和认可,通过大小屏融合模式,共同推动了传统文化和社会正能量的传播。

但是,这样的做法,有技术含量吗?

中国的交通之困,核心矛盾是日益增长的车辆与有限的道路交通承载能力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新投入的运力越多,虽然使得人们召车成功的概率提升,但也加大了拥堵的程度,以及对周围公共坏境的破坏,一增一减相互抵消,则出行体验的整体提升幅度有限。

所谓的“似是”,是因为滴滴的顿挫,也似乎让出了一些市场空间;所谓的“而非”,则是因为顺风车市场本身有极大的增量空间,天花板很高。故而,即便没有滴滴停摆一事,嘀嗒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发展至今天的程度,所差的,仅是时间的问题。

发言人表示,政治学意义上的“三权分立”一般是对主权国家政体而言。一些人鼓噪香港实行的是所谓“三权分立”,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长期以来,反对派在这个话题上混淆视听,企图积非成是,借所谓“三权分立”否认“行政主导”,误导香港社会对政治体制的认知,削弱行政长官的宪制地位和权力,根本目的是抗拒和架空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挑战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因此,无论是立足维护宪法、基本法权威,还是着眼香港长治久安、尊重历史和常识,在这个原则问题上,都有必要明辨是非、正本清源。

嘀嗒为代表的顺风车,是真正意义上符合共享出行理念的产物,此时,如果你回到本文的一开头,你就会发现,“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花落嘀嗒,也确实是实至名归。我们再回到顺风车,事实上,顺风车是完全依赖撬动存量运力(私家车)中的弹性增量,相比于不断增加司机车辆的专快车,顺风车的主要特点是,通过有效的机制来激发现有运力的贡献部分,对之进行高效匹配,这种模式对城市道路的拥堵状况更为友好,也被国家和地方主管部门所鼓励。

当然,这也决定了顺风车的市场启动难度远大于专快车,后者只需要添置车辆雇佣司机即可,而前者需要一套复杂机制来教育市场和改变私家车主的用车习惯,亦要照顾到其更复杂多元的安全及合规问题,还需要强大的数据化能力。

发言人强调,基本法确立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政治体制,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地位所决定的。香港不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而是一个地方行政区域,其所有权力均来自中央授权。在“一国两制”下,行政长官在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中居于核心地位,是特别行政区和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双首长”,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双负责”。需要指出的是,“行政主导”与“司法独立”并非对立关系,也并非只有搞“三权分立”才有“司法独立”。英国的政治架构采取的是君主立宪制下的议会至上,若按一些人的逻辑,英国是否就没有司法独立了?基本法明确规定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香港回归后法治指数全球排名始终位列前茅,都说明了香港的司法独立是有充分保障的。只不过“司法独立”不等于“司法独大”或“司法至上”,不能以“司法独立”之名扩大司法权,架空行政主导体制。

事实上,早期的顺风车市场,有非常多不规范现象,比如,有些企业会因为网约车(快车)的合规难度较高,默许一些快车车主以顺风车身份运营;又比如,此前的顺风车行业流程不规范,很多现在已经公认的安全隐患,当时都没有及时“排雷”,这就使得顺风车体系的系统性安全风险变大,直到恶性事件的发生。而在强监管的市场条件下,一旦发生恶性安全事件,对于涉事的平台来说,结局就只能是下架整顿一条路了,没有一点点防备。